娱乐新闻

娱乐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社保有门槛、工伤无保障、劳动关系难认定,灵活就业三


发布日期:2020-09-16 04:46   来源:未知   阅读:

陕西商洛市丹凤县寺坪镇寺坪村的网络主播李萌在直播介绍自家养的芦花鸡(7月20日摄) 刘潇摄/本刊

作为灵活就业的一种形态,外卖骑手入职门槛低、时间灵活、收入与接单量挂钩,成为不少人就业、兼职的新选择。然而,“被困在算法”里的外卖骑手,也面临着无正式劳动合同、无社保保障、商业保险无人敢保等职业梗阻。

?“没有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就无法缴纳工伤保险,在没有新规定出台前,现行政策还难以突破。”

山东财经大学“95后”毕业生孙思辰,最近成为了一名网络主播。“做主播并不轻松,每月要直播上百个小时,行业竞争激烈。”孙思辰说,但月收入过万元且相对自由。

当前,我国灵活就业形式多种多样,主要包括个体经营、非全日制以及新就业形态等,灵活就业人数达2亿人左右。

疫情发生以来,灵活就业不断升温。一方面,逐渐成为新增就业的重要渠道。例如,青海省人社厅统计显示,截至今年7月,青海实名登记就业139万人,其中申报灵活就业22万人,占比16%。城镇新增就业3.9万人中,灵活就业1.7万人,占比达44%。

城市白领兼职外卖骑手

记者调研发现,这些梗阻也存在于部分灵活就业群体中,缴纳社保存在户籍门槛、工伤保险缺乏政策支撑、劳动关系难认定,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三大痛点。

?破解灵活就业群体的三道坎:缴纳社保的户籍门槛、工伤保险缺乏政策支撑、劳动关系认定难,应从多渠道打破桎梏,保障劳动者和用工单位的合法权益

?当前,我国灵活就业形式多种多样,从业人员规模2亿人左右

在江苏常州某外企从事航空保障技术工作的张强(化名),从今年3月起利用空闲时间做了美团外卖兼职骑手。“企业业务减少,工资缩水一半,难以满足家庭开销。”41岁的张强说,每周兼职骑手两三次,每次工作约5小时,每月能增加收入2000多元。